2017・08
<< 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09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7/04 (Sat) 浮樱抄·夕樱
  春天题目的第九个……我又来挑战心理描写了然后好像又……败了(掩面
  在这种热的要死的天气里写春天的题目我真是不知道有什么病,不过因为太怨恨所以好像被写的两位都出了不少汗囧
  总算把一直怨念的cp给写了阿门阿门阿门阿门。另外就是我真的不会写纯描写段落了好痛苦orz结尾怪怪的,随他去吧……
  氏尾萌死啦!萌死啦!说起来搞这个的起因是前几天搞了个阴阳师电影的mv看,结果被道尊萌得死去活来orz怎么这么萌!怎么能这么萌!!犯规!!开头那段正面特写笑容简直就是巨大的犯规!!TAT
  不过就是杀鸭之仇而已,请道尊大大不要爬到屋顶上去好吗!?
  于是我又去拖最后武士来看就又中毒了……没看过的话快去看!很好看!!
  我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搞这种写了也根本没人看的东西了对吗……
  另感谢幻想乡白玉楼西行寺幽幽子小姐的爸爸(<-很大误)西行法师友情提供和歌一首。我打梦色十夜之后就一直想用这首了一直不知道用哪里,这次总算硬是用上了。被雷到的话请尽量用返魂蝶轰我没关系哦雷哦雷哦雷~~~(<-唱)

夕樱
Mayuki
http://itomayuki.blog39.fc2.com
《The Last Samurai》,胜元盛次×氏尾新平,PG
作业用BGM:《桜》by 経田康子 / 下载请用力猛击我
题目来自【和楽題】:http://www.ztv.ne.jp/web/celestial/

  “心之所系兮,满天樱雨……”
  男人的嘴唇轻柔地吟唱出古老句子,声音若即若离,像叹息一般,飘散在黄昏暧昧的天光里。
  “如月之望日,愿为花下死。”
  男人顿了一顿,眺望着庭院中盛放的山樱,露出像是感慨,又像是自嘲的笑容。
  “愿为花下死……吗?”
  天色将暗,白天的热烈嘈杂像是说谎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村落被无言的静谧所笼罩。偶尔不知从何处传来几声犬吠,安详得令人无法联想到当清晨再度降临时,将要面对的冲突与厮杀。
  胜元眯起眼,端详一下白纸上写下的古歌,满意地放下手中的墨笔。再度投向樱花的目光中,流露出类似怜爱的感情。
  “看不到你的散落了……只要这么一想,就觉得仍有挂碍未了啊。”
  一边这样说道,胜元一边震动着肩膀笑了起来。
  “氏尾。”
  “在。”
  跪坐在障子里侧的男人低头行礼,沉默的身形被笼罩在阴影中,几乎与暗融为一体。并未回头去看自己忠实的部下,胜元凝视着暮色中娇艳的粉色花朵。
  “人这种东西,是不是很可笑呢?”
  低沉声音像是在询问对方,又像是自言自语。身后的氏尾并未开口,胜元支着下巴,仿佛被眼前的樱花迷住了般微笑起来。
  “以为自己对这个世间已经没有留恋时,却总会发现无法割舍的东西。然后迷恋就会产生依赖和软弱——”
  男人的声音顿了一顿。
  “——像这样地离开这个人世,是不是非常失礼呢?”
  显然并不习惯像这样被直接询问,氏尾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答道。
  “属下以为,若世间无可留恋之物,辞世也将无足轻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8/09/19 (Fri) 你我终年相爱
All Year Around Falling in Love

Mayuki
http://itomayuki.blog39.fc2.com
《Justice League》,Clark Kent-Superman/Bruce Wayne-Batman,目前PG-13,R预定
脑内妄想,突发段子集合,超冷,无聊,JLDCWB交叉设定混乱,请淡定地看着玩温柔勿抽打orz

01.
  “反正我就是不会飞……”
  “得了,蝙蝠侠,我不知道你是介意这种事的人。”
  没料到自己的喃喃自语会被对方听去,蝙蝠侠动了动嘴唇,吐出一句无声的懊恼诅咒。
  “就因为我是女人?平常超人带着你飞时我可从没见过你诸多抱怨。”
  “Diana,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所以?”
  蝙蝠侠沉默地移动一下身体,尽力在被对方拎着飞时保持一个不那么狼狈的姿势。开玩笑,刚刚一瞬间掠过脑海中的念头,就算被小丑用枪指着,他也不可能说得出口。
  朝旁边看了一眼,蝙蝠侠隐藏在面具下的眉毛拧成跟面具一模一样的弧度。
  见鬼了Clark,他居然抛下他,跑去抱那个一脸大胡子的海底人!

2008/09/10 (Wed) 吻痕
吻痕

Mayuki
http://itomayuki.blog39.fc2.com
JLU(?),Clark Kent-Superman/Bruce Wayne-Batman,PG-13
9月7日前注:少爷被我写的别扭过头了,就当这还是若蝙蝠和若超人的组合吧orz被电影嗨到刚开始看不久JLU被一大堆美式英雄搞糊涂了已经,设定上有什么问题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v;
  所以说,除了小罗珊娜以外还有人看XD
  而且这个翻译腔是怎样啊混蛋!(<-在说自己吗……
9月8日前注:前篇1742字完结,后篇待续……虽然说的是先写个性格速写什么的试试看,但现在看来好像已经OOC了||||||||||
9月9日前注:后篇1634字完结。嗯我估计这次真的有病句了,而且好像很无趣,太久没写东西我废了orz下次来挑战之前说过(<-跟谁?)的中篇吧!
  To小罗珊娜,你昨天的尖叫很可疑,是不是以为后篇是工口丫: p


  “这不公平……”
  “Bruce?”Clark翻了个身,右手支着头,眺望着站在浴室镜子面前的男人。
  “我说这不公平!”男人提高了声音,从浴室里大步走出来。没入白色浴巾中的腰线和贴在脸上,湿漉漉的发令Clark有点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哦不,他可不想在同一天晚上第三次重复清洁身体的工作。

2006/01/01 (Sun) 苌楚. 无极. ALL光明
苌 楚


mayuki

mayuki@sohu.com

http://10daysflower.huming.com

《无极》|| 昆仑×光明,含无欢×光明 || PG-13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人就爱上了另一个人呢?

  那个男人哭得像个连掩饰也不知道的孩子,那个男人,昆仑骄傲强悍的主人,那一天,昆仑看见他的眼泪。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昆仑想到了鬼狼,鬼狼披着漆袍子站在白昼的阴影中冷冷清清地笑着说,不昆仑,有些事情,你永远也没办法知道答案。

  比如追逐,比如花开,比如从混沌到透彻,从懵懂到知晓。

  它们只是在发生时发生罢了,昆仑想,他站在那里注视着自己的主人,肩膀线条笔直坚定,没有丝毫动摇。




  光明是昆仑的主人,昆仑的主人是光明,这是昆仑牢牢记住的第一件事情。

  其实在这之前昆仑记住的事情还有许多,只能爬不能走要听话因为自己是个奴隶--昆仑并不清楚“奴隶”这个词意味着什么,事实上他也并不在意那究竟意味着什么。主人会告诉他应当做什么,然后在他完成任务时给予他食物或者还有一两句表示称赞的言语,这些都令昆仑觉得愉快和满足。

  昆仑从来也没有想过除了这些以外自己还可能需要更多东西,他所知道的就只有服从。

  可是光明是昆仑的主人,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忘记。

  昆仑也不记得这个认知究竟是何时出现在自己意识中的,不,与其说不记得,不如说昆仑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是否存在于某个确定的时点。光明的名字就在他胸口左边最靠近心脏的地方,就像铁匠在最坚硬的玄铁上面用蜡和强酸进行的镌刻,一点一点地侵蚀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缠上骨血攀进膏肓,什么也消磨不了。

  有些改变一旦发生就无法消除了,的时昆仑想,当他知道用自己的双脚奔跑的感觉后,屈下膝盖就变成难以容忍的事情;当他知道那么多事情后,他就想究竟为什么那时那个什么也没有的自己会觉得那么幸福?

  而现在的自己,又是为了什么而痛苦?

  “站起来,昆仑。”

  他的主人将殷红锦缎披在他的身上,男人的脸在逆光中看不清楚,只看见深色的眼睛向下注视着自己,忽然间奇怪的冲动支配了昆仑。

  他想站起来。

  不仅是因为主人的命令,而且是出于自己的愿望,第一次感受到“愿望”的存在,昆仑有点喜悦也有些惊慌。

  他想站起来,他想看第一个用那样的眼睛凝视他的人,他想看那个男人的脸。

  “我不要你爬,昆仑,我要你站起来。”

  于是昆仑就站了起来,他的新主人随着他的动作扬起脸,那一刻阳光照亮了男人的轮廓,昆仑低下头,用紧张和好奇的眼睛打量面前的人。

  这是昆仑第一次知道低着头看别人的感觉,他凝视主人的面容连呼吸也屏住,甚至来不及去看自己周围与以前截然不同的世界。

  “我是你的主人光明,昆仑,你是我的奴隶,我一个人的奴隶。”

  “是的,主人。”

  然后主人笑了,这时昆仑才明白讲了那么多句话的主人,其实只是在等待自己的回答。

  在站立之后,思考是昆仑懂得的第二件事情。




  第三件事情是欲望。

  欲望的到来那么突然,以至于一开始连昆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面对的那种危险的冲动背后隐藏的究竟是什么。

  夜很,树林茂密,影子被月光拉长了在树荫里若隐若现就好像衣刺客冷厉的目光。速度带来的兴奋感在血液中流窜夜风割着面颊,几乎叫人什么都忘记。

  昆仑很害怕。

  主人的身体有点冷,昆仑收紧了手臂,直到确认贴在自己掌心中的皮肤还有温度才察觉自己的双手在止不住地颤抖。主人也许会死,这样的想法让昆仑又打了个冷颤。死了就是没有了,再也不会回来,只要这样一想就恐惧得无法思考,昆仑恐慌地环顾四周想要寻找援助,可是除了幽深夜色与动荡树影以外他什么也看不见。

  手臂用力得连自己也觉得疼痛,昆仑却不在乎那些,忽然间他想就算主人死了也好,他就这么抱着主人,永远也不放手。

  低下头去耳鬓厮磨在一起,昆仑听到自己牙齿战栗时发出轻微的声音,体温与体温互相流转,昆仑将脸埋在主人的肩膀上,手指几乎要陷进怀里男人的皮肤中。

  “昆仑。”

  主人略微移动了一下,昆仑猛地抬起头,主人的脸浸在夜色中看不清楚,昆仑却知道主人在注视着自己。

  主人还活着。

  “你太用力了。”

  声音听起来像是疲倦似的,主人的呼吸有点凌乱,昆仑努力地想看主人的表情,可是夜色那么浓重连那双深的瞳孔也看不见。没办法安心,手掌摸索过冰冷铠甲找到柔软的布料却还是接触不到活生生的皮肤,手还在颤抖,焦躁感冲撞着找不到出口,昆仑觉得自己几乎就要痛哭出声。

  “昆仑?放开……”

  这一次的声音中明显带上了不耐烦和命令的味道,可是那个句子还没有来得及讲完便中断了。昆仑抓住主人的肩膀嘴唇落在主人的嘴唇上,竭尽全力地吻进去。

  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所以昆仑并不知道当时自己是在亲吻着自己的主人。其实一开始在暗中昆仑甚至并没有想到自己在做什么,他的嘴唇是落在主人的面颊上,那里刚刚生出的胡茬让他觉得刺痒,他摩挲着亲吻那里的皮肤,然后忽然间主人的嘴唇就遇上了他的。

  后来昆仑想如果那时主人说不的话自己会不会停下来?可是他一直没有想到答案,因为主人并没有拒绝他的动作。舌尖与舌尖纠缠在一起,灼人的热度就从那里一直蔓延到全身,还活着,主人和自己都是。嘴唇亲吻的颈项皮肤下面有血管在脉动,紧密贴合的胸口处心跳与心跳激烈地互相应和。

  主人的手按着昆仑的后脑,舌头热烈地探索进他的口腔,可是不够,还不够,昆仑就着那样的姿势将主人推按在地面上,咬一般地吻回去。

  像主人刚刚做的一样,昆仑试探地舔舐主人的嘴唇,主人的舌头迎合地缠上来,这让昆仑颤抖了一下,脊背无法克制地僵硬起来。

  在反过来被压制时主人愣了一下,这让昆仑有一瞬间的退缩,但几乎立刻主人发出了轻轻的苦笑声,宠溺般的表情让电流般的颤栗沿着脊骨流窜上头顶,昆仑从喉间发出呻吟般的声音。

  呼吸破碎了,亲吻变得凶猛,情欲支配了一切,初次体验到的愉悦与尚未退却的恐惧混杂在一起,火焰一般吞噬了昆仑。

  还不够,他想要更多。

  本能弥补了经验的缺乏,而主人用纵容的引导默许了他的索取,纠缠在一起的身体热得仿佛就要燃烧,昆仑听见自己的呻吟声,沙哑而绵长。主人却几乎没有发出声音来,直到肩膀上传来刺痛时昆仑才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已经太过急切,他有点惊慌失措,可是主人抓着他不让他退却,长久的对峙中他听见寂静里主人压抑着窒息般的喘息,那里面分明藏着些软弱一样的痕迹,却硬是被扼杀在咽喉中。

  为什么要压抑呢?昆仑差一点就问了出来,然而下一刻主人的身体向他靠过来,皮肤摩擦着皮肤,昆仑僵硬了一下,喘息中带上哭泣般的音调。

  在陌生的快感中,昆仑还不懂得忍耐。

  自始至终,主人紧紧地抓着昆仑不放手,攀附般的姿态让昆仑只能同样用力地拥抱着主人的身体,就好像恨不得将对方生生地揉进自己的骨血中去一般。绝顶到来时眼前是一片白花花的光芒,呼吸停止了,昆仑在漫长的高潮中翕动着嘴唇,却怎么也念不出那个名字。

  就好像溺水的感觉一样,昆仑想,忽然间他就记起来了。刚刚主人的表情令他想起的就是溺水的人,不顾一切,焦急地想要抓住手边的所有东西不管那究竟会是什么,而现在被抓住的,是昆仑。

  那么是会获救,还是就这样一起沉下去呢?

  视线清晰起来的时候昆仑第一个看到的是主人的脸,主人闭着眼睛,眉头苦恼般地皱起来。双手环绕着主人的身体,想也没想地,昆仑低下头去亲吻主人的眉心。主人睁开眼,第一次地,在他的怀中发出软弱的叹息。

  “昆仑……”

  安慰地再次亲吻那仿佛永远也舒展不开的眉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昆仑明白了主人想说的话。

  如果是主人的话,一起沉下去也没关系。

  “是的,主人。”

  昆仑,你是我的奴隶,你不能离开我。




  他的主人习惯于追逐就像狂妄骄傲的小孩不停寻找中意的玩具,可是主人真正想要的东西,却永远也得不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昆仑就明白了这件事情。

  是什么时候呢?昆仑想,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回忆像主人屋后那树绛红的海棠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也不知道是几时就落了满地。

  不知道是哪个夜晚,主人拈起飘进屋子里来的花瓣,忽然间笑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昆仑,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个人想去追逐太阳。

  主人凝视着手指上那一点绯色,焦距却没有落在那上面。昆仑产生了一种模糊的恐慌,他觉得忽然之间主人离开他那么远,追也追不上。

  昆仑,那个人追着太阳奔跑,却怎么也追不到,但他无法死心,所以就只能这么停不下来地一直奔跑下去。

  那个人,最后追上太阳了吗?

  昆仑想问,又不知为何觉得害怕听见答案。听见他的问题一般,主人扬起下巴,呼的一下将花瓣吹得飞起来。

  他死了。

  说这句话时主人微笑地注视着那片花瓣轻飘飘地越过栏杆消失进夜色中去的景象。昆仑忍不住加重了拥抱的力量,主人扬起一边的眉毛回头看着他问怎么了?昆仑摇摇头,说了另一句话。

  我不离开你,主人。

  于是主人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先前那暧昧的感觉消失了,从拥抱里感觉到主人的胸口因为笑声而震动,昆仑多少安下心来。主人将脸转回去,笑着拍拍他的手腕。

  我知道。




  后来,主人迷恋上那个叫做倾城的女人。

  女人很美丽,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漾着海棠花般的水红痕迹,昆仑不知道那到底是胭脂,还是女人的媚色从骨子里一直透了出来。

  女人的腰肢只盈盈一握,在主人怀中看起来更加纤细,女人白色的裙裾在风里飘起来,就像柔弱的鸟。

  主人迷恋这个飞鸟一般的女人,主人看着这个女人,沉醉得移不开视线。

  可是昆仑知道主人想要的并不是这个女人。女人的身上有主人追寻的影子,主人就被那些影子诱惑。而女人也不是真的柔弱,女人的眼睛很很亮,就像关不住的野鸟。

  她要的不是安宁,是自由。

  第一次地,昆仑知道了什么是嫉妒。但昆仑不知道自己嫉妒的究竟是谁是什么,他可以忍受主人的不悦和愤怒,却受不了主人不看他。

  主人色的眼睛现在只看着倾城,专注得仿佛透过倾城看到了其他的什么。

  那种目光让昆仑想起北公爵,那天昆仑站在沉重门扇中间一抬头看见北公爵燃烧着的眼睛。那双眼睛狠狠地注视昆仑的身后,虹膜得几乎与瞳仁分不清楚,在阴影笼罩中看起来仿佛色的火焰,在虚空中找不到燃烧的对象,却兀自炙热不已。

  北公爵、倾城还有主人,他们的眼睛很相似。

  有时候昆仑会在主人的眼里看见这样的火焰,它们潜伏在瞳孔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蔓延成燎原野火。看见北公爵的眼睛的那个瞬间昆仑似乎知道了主人所注视的究竟是什么,他们的目光是如此相似,穿过时间和空间停止不了地凝视着什么,却求之不得。

  而昆仑身后,是已经看不见了的主人。




  “有人说有些问题,是永远也没有答案的。”

  站在那里,昆仑慢慢地说,仿佛生怕面前的男人听不清楚。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昆仑看到男人坐在那里盯着他看,色眼睛中多少映着他的身影,昆仑有点分心,他想是不是自己的眼睛也是那样的,是不是主人在自己身上看到的,也不过就是带有那个人影子的眼睛而已?

  昆仑也好,倾城也好,就连主人怎么也无法放手的胜利和荣耀也没办法令主人完完全全地感到满足。因为总有那么一个地方空虚着,主人却明白那个地方,永远也无法填补。

  所以主人只有停不下来地,在许多人的身上追逐那个人的影子。

  躺在雪地里从睫毛之间望着碧蓝天空的时候昆仑想究竟为什么自己要去明白这一切呢?如果什么也不知道的话,那该有多么快乐。

  不知道站立,不知道追逐,不知道花开的时候就注定了终将落去的结局。

  不知道倾城不知道无欢不知道鬼狼不知道爱和恨,也不知道那个人。那样的话就不会知道什么是痛苦。

  雪很白,连视线尽头也是白皑皑的雪光,天空被包围在那里面,看起来就像青碧的湖水。水面上漂着绛红色的落花,映得池水益发幽蓝深邃。

  主人看着那些花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昆仑,那个人追着太阳奔跑,却怎么也追不到,但他无法死心,所以就只能这么停不下来地一直奔跑下去。

  已经停不下了啊。

  在主人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昆仑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你走,我不要你了。

  昆仑想也许自己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是他下不了手杀死那个女人,因为主人是真的爱她,就像主人是真的爱着昆仑爱着荣光和胜利一样。如果主人是真的想要那个女人死的话昆仑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但是不,即使用困兽般的模样想要舍弃一切可依赖的东西,主人的心中还是有着留恋和犹豫。

  如果那个女人死掉的话,主人会伤心一辈子。

  昆仑,你给我杀了她。

  昆仑,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一再地违抗我。

  昆仑,你还是不是我的奴隶,你还听不听我的话?

  昆仑,昆仑,昆仑,昆仑……主人反复叫他的名字看也不看他身旁的女人,绝望的姿态令昆仑的胸口生出隐约刺痛。犹豫中他回头去看女人的脸,女人扬高了尖巧白皙的下巴漆眼睛嘲笑地望着主人,只是这么一眼昆仑便知道这个女人,早就明白主人真正的想法。

  昆仑,你到底杀不杀她?

  不要离开我,你们,不要舍弃我。

  昆仑,你真的要违抗我?

  昆仑,你是我的奴隶,你不能离开我。

  女人笔直地站在那里,纤细腰肢看起来就像柳树的枝条,女人唇畔露出挑衅的笑容,但眼睛里却是某种怜悯般的表情。

  “等知道这一剑能不能够砍下来的时候,你告诉我答案吧。”

  主人、倾城、北公爵还有昆仑自己,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能够结束这种追逐的煎熬的,也许只有死亡。

  那个人,最后追上太阳了吗?

  他死了。

  他因为干渴而死,他的尸身化作漫山遍野的桃林,绵延数千里。

  追逐中的痛苦,痛苦中的愉悦,原来这就是“爱”。

  泪水沿着眼角落下,转眼就结成冰。自己死后会变成什么呢?昆仑想,他不想化作千株万株的春天,只要成为主人屋前那一棵海棠树,永远等候在那里。

  那一剑,他终究是不能砍下去。

  昆仑还记得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是在笑着的,那时候昆仑在想不,他不后悔知道这一切,如果能够给他重新选择的机会,他还是想要站起来,然后停不了地追逐着主人的背影。

  所以再后来站在大将军光明面前的昆仑也就不再是从前的奴隶昆仑,他不再是奴隶,因为他的主人已经命令他自由。

  从主人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开始,不,也许从第一次违抗主人的命令开始,昆仑就不再是一个奴隶了。站在对等的角度上,用自己的意志,昆仑再度回到主人的身边,这一次,主人无法再命令昆仑离开他。

  昆仑知道主人是为了什么而落泪,就像自己在寂静的雪地中哭泣的理由一样,也许直到那时候主人才知道自己不停追逐的原因,才知道自己此生,已经不能不攀附着爱而生存下去。

  “主人,我带你去找她。”

  我带你去捉那只飞走了的白鸟,就算要折断她的翅膀,我也会将她为你关进笼中。

  即使现在就已经知道结局,即使现在就已经知道知晓的痛苦,我也不会离开你的身边。

  我是你的奴隶,我不能离开你。


finis.


写在后面的废话

 苌楚:这么晦涩的题目,实在是不符合我的美学= =

  隰有苌楚,猗傩其枝,夭之沃沃。乐子之无知。
  隰有苌楚,猗傩其华,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家。
  隰有苌楚,猗傩其实,夭之沃沃。乐子之无室。

  这是诗经中的句子,苌楚就是杨桃,看着姿态优美的植物,有人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我是多么慕你无忧无虑,不知道人的苦楚。

  知晓带来欲望和不满足,可是一旦知晓,人们就不愿意回到无知的时候去,做痛苦的哲学家还是快乐的猪,这样的感慨,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


  前半篇是照着这个思路来的没错,可是后半篇就完全溜了,事情的失控完全是从那段要命的H开始的,N次挣扎N次笑场之后,我的脑袋就自动从定下来的这一个题目转频道到了另一个题目。最后也是好不容易才算勉强结了尾……尽管鄙视我吧。

  反正我算完成任务了,要求这个的婳酱新年恭喜生日快乐万寿无疆。

  反正给无极这部喜剧片写不喜剧的同人,本来就可以算是一种行为艺术。

  最后,原来我也能写出这么文艺的东西来|||||||||||||||||||保持CJ的四十五度角,做合格的四有菊花——嗷嗷——————(她疯了)


mayuki 06/01/01


PS的PS:既然光明酸奶和昆仑润滑油(昆仑你真邪恶>___< 天音:邪恶的是你吧)都有了,那么想来倾城羽毛掸和无欢馒头也就指日可待了。

 

2004/10/20 (Wed) 题外.枳 | 白塔随笔5
  古人云得好(这个人还真好意思自称语文课代表……):若有人兮天一方,忠为衣兮信为裳。这说的就是区区在下MAYU我啦!(掐腰笑中被PIA飞作流星)

  头破血流地爬回来……总……总之……财柳H送上……………………H文这种东西一向是考验我的,本来H文就很容易湮没人物性格,还是短文………………好在白烂至上…………(自我安慰地爬开)

  甩甩手上的血,恶……今儿个洒的是俺自己的血了= =||||||||||||||||||||||||

  时间是gorochan从波兰回来准备上法庭之前。



  被压倒在办公室的书桌上时总会有激烈情事的预感,却从来没有被这样粗暴地对待过。

  肩膀被按住,腰被迫弯折成不自然的角度,肩胛被重重地压在坚硬的栗木桌面上隐约生疼。连衣服也没有解开长裤缠在足踝上,更不用说前戏了。被强硬地侵犯至最深处,激烈的冲刺让他觉得男人的腰骨也许会在自己身上留下淤伤。男人的手指紧紧扣着他的腰,两个人剧烈的喘息声在空气中纠缠着,轻微地回响。

  为什么还能这么冷静地思考呢?他有些恍惚地想,身体大幅度地摇晃着,红色的血沿着大腿内侧蜿蜒而下。意识似乎与身体分离开了而漂浮着俯视自己,是在流泪吧,不是因为不情愿或者不满男人的行为,而是单纯地因为那超过想象的疼痛而软弱地哭泣。

  对于男人接近强暴的行为,自己完全没有进行抵抗。

  甚至是在迎合了,在难以忍耐的痛楚中他紧紧抓着桌边,发出小声的呜咽,却完全没有试图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感情和本能都无条件地顺从了男人的动作,炽热体温与自己的融化在一起。他哭泣般地呻吟出声,荒谬地在疼痛中感觉到愉悦。

  因为是这个人,这个他用一无所有的自己的全部崇拜、景仰和爱慕着的人。

  只是这样想着眼睑内侧就热了起来,同时疼痛也更加尖锐。他半窒息地喘息着,求助般地伸手环住男人的颈项。

  “教授……财前…………教授…………”

  在听见他的声音时男人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突然的静止令他产生了一种类似贫血的晕眩感。他脱力地靠着男人的肩窝。男人转过头来注视着他,在几秒钟之后忽然露出一个如梦初醒的表情。

  “柳原?”

  他勉强地笑,已经无法发出声音。男人似乎刚刚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而露出个混合着抱歉与自我厌恶的表情。却在感觉到他细碎的颤抖时叹息出声。

  “对不起。”

  安慰地亲吻着他的耳廓,耳畔直到锁骨之间以及颈后是他的敏感带,男人完全清楚他身体的每一部分在受到爱抚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于是在察觉他体内微妙的痉挛时男人没有发出声音地笑了起来,而轻柔地将他重新放在桌面上。

  禁锢般纠缠着足踝的长裤被褪去,让他的腿环绕在自己腰间,男人动作从容地解开他高领医疗制服的扣子,然后修长的手指抚摸上胸口来了。他颤抖地呼吸着,男人的手指与进行手术时同样灵巧,每一个轻微动作都精确无误地带起无数小火苗。结合处的疼痛与快感矛盾地同时在意识中灼烧,他不知所措地退缩着,却在自己的动作导致体内微妙的碰触时吸了一口气。

  因为强烈的预感而闭起眼睛,男人的手指轻柔地捻上了自己的乳尖。他敏感地发出细小呻吟而弓起身子。同时男人在他体内缓慢地移动了,过多的感觉令他无法分辨自己的呻吟究竟是因为痛苦或者快感。

  下一秒濡湿的舌尖舔舐上另一边的乳头,绕着圆圈挑弄,男人的身体覆盖在他上面缓慢而轻柔地律动着。眼眶红了起来,他将手指缠进男人的头发中,难得的温柔不知为何,竟让他觉得悲伤。

  眼泪流进鬓边,他孩子气地喃喃念着教授,教授。然后睁开眼睛,有那么几秒钟他们的视线相遇了。

  后来想起来的时候他想,那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接近那个男人真实的一面。男人的眼睛深深的,交织着复杂的表情,不安的阴影在他的瞳孔中动荡,男人的声音中带着某种迫切的调子,让他在忽然之间觉得心脏揪痛起来。

  “你不会离开我,是不是?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不会背叛我,是不是?”

  哦是的,是的。他想。但却没有说出口。因为男人要的并不是他的回答。那深的眼睛仿佛穿过了他而注视着谁,男人所需要和恐惧失去的那个人,并不是他。

  不是早就知道的么?那么,又为什么落泪?

  他闭上眼睛不去看男人的表情,在漫卷上来的高潮中哭泣着,委屈如被遗弃的孩子。他伸出双手拥抱住男人的背,模糊不清的哽咽被软弱地扼杀在喉间。

  我爱你。

  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这句你并不需要我对你说的话语。

  我爱你。

  

  江南之为橘,江北之为枳。我以为与你在一起便可以得到幸福,但谁知道我捧在手中那美丽的果实,是苦涩的滋味。——题解



 完 10月20日鬼扯



  罢罢罢,我现在的感觉就叫做“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别理我,我精神错乱了………………

  总之,在H中开头,在H中结尾……我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字数也是超规格的接近两千……倒地吐血ing

  反正人物性格几乎是彻底没有了,某人自暴自弃中>~<



五湖废人马由纪

Mayuki/平雪下

Author:Mayuki/平雪下



战友:
♡ 推倒蝙蝠大聯盟 ♡ Way of the Warrior - the last samurai fanlisting

口胡分类也是无用!

日日废言

吐嘈要有爱!

虫洞对面的卫斯理



搜索其实只有我在用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