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 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 07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0/01/26 (Tue) 二十六次“我爱你”
Mayuki
http://itomayuki.blog39.fc2.com
佐藤隆次×伊东和之,分级预定R
奇怪原创,目前人设无,二十六篇预定

05.Earthquake 10/01/26
  醒来时房间里漆漆的,和之皱着眉头,眯起眼睛,床头柜上的电子钟闪烁着绿色的荧光,时间是凌晨三点五十分。和之揉着眼睛坐起身来,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惊醒的原因。
  身下的床铺传来轻微的冲击,地面像甲板一样摇晃着,书架上的玻璃饰品轻轻发出“嘎啦嘎啦”的声响。
  是地震啊。
  应该不是多么剧烈的地震,因为身处高层公寓,震感也被放大了一点。作出这样的判断,和之坐在床上等待了一会儿,两三分钟之后,被摇晃的晕眩感才完全消失。
  结束了。可是已经清醒过来就睡不着了,和之按亮床头灯,起身到厨房去给自己倒了杯水。从窗户可以看到外面也星星点点地亮起了几处灯光,和之戴上眼镜,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文库本,坐在床上读了起来。
  追着罪犯一路跑的侦探被人一棒子打昏过去,醒来时发觉头上的吊灯摇晃着,还以为是地震,结果却发现是被困在海上的船舱里。
  今天跟地震还真有缘……和之一边想一边翘起唇角。就在这时,外间响起了音乐声。
  是手机的铃声,和之的手机音量设置得很低,在静谧夜里听起来却格外突兀。这种时候来电话的会是谁呢?和之穿上拖鞋走到外间,从外套口袋中取出手机,在看见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时微笑起来。
  “喂。”
  “和之?”
  “嗯,是我。”
  “怎么这么久才接?”
  男人用责备的语气问道。不明白对方焦躁的来由,和之扬起眉头。
  “怎么了?”
  “没什么,你那边没事吧。”
  “什么?”
  “刚才地震了吧。”
  “嗯。”这才明白对方打来电话的意图,和之笑了起来,“话说回来,你也太慢了吧,地震都过去十来分钟了,现在才问?”
  “刚才一时没想起来……”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难为情似的,“你还没睡吗?”
  “嗯,你在哪里,在外面吗?”
  “嗯。”从听筒中可以听到类似汽车引的声音,男人顿了顿,引的嗡嗡声停止了,接着传来解开安全带和开关车门的声响。“我在你家楼下,能开下门吗?”
  “咦?”
  慢半拍明白对方的意思,和之发出意外的声音。就像是对他的回应般,门铃声响了起来。
  出现在门口的隆次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只是随便套了件T恤。年轻男人一语不发地走进屋里,第一眼就察觉对方的情形有点反常,和之不动声色地关上门。
  “怎么这时候来了?要不要喝水?”
  刚要向冰箱走去时右臂被抓住了,被用过大的力道一拉,和之才踉跄了半步,就被隆次从背后搂进怀中。
  “怎么了?”
  男人紧紧地圈着他,用力之大令和之连动一动都做不到。隆次将下巴放在和之的肩上,温热皮肤上有细小的坚硬触感,男人下巴上初生的胡茬磨蹭着皮肤,带来些许刺痛,和之苦笑起来。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回答的隆次低下头,将脸埋在他肩上,像是要确认他的气息般深深吸了口气。
  “你没事就好……”
  “隆次?”
  有点迷惑起来,和之试探地叫了声年轻恋人的名字。没事就好是什么意思,这家伙该不会是因为刚才的地震而担心自己的安危吧。青年的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身体,肋骨被箍得生疼,和之皱皱眉头,却没有出声抗议。
  “我没事,你怎么了?”
  环绕在他腰间的手指因为接触夜间的空气而冷冷的,和之安抚地将自己的手重叠上去,却察觉到隆次的手指在轻轻地颤抖。
  “隆次。”
  “嗯?”
  尽管逐渐冷静了下来,男人却仍然将脸埋在他的肩上,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和之像安慰小孩般拍了拍对方的手背,这才感觉到拥抱的力度稍微减轻。
  “隆次,你该不会害怕地震吧。”
  “哪、哪有这种事!”
  被这么一说立刻就放开了手,隆次提高声音,粗声粗气地说道。和之伸出手,一把抓住想掉头走开的男人。
  “害怕地震又没什么可难为情的,我也讨厌飞机啊。”
  起居室的大灯没开,借着壁灯柔软的灯光,可以看见青年的颧骨上浮起了红晕。一瞬间觉得年轻的恋人可爱得不得了。和之微笑着将隆次拉近自己,拥抱住与自己身高相仿的男人。一被抱住就像是安心下来般,隆次拥住和之的脊背,再次将脸埋到恋人肩上。
  “可恶,我也不想怕啊。”
  都是小学时那次地震,同个街区的邻居家里因为电线短路而引发火灾的关系。隆次用闷闷的声音说道。那次火灾导致三四个人严重烧伤,烧伤伤患被送上救护车的场面给年幼的隆次留下了非常强烈的冲击。
  “地震刚开始我就醒了,满脑子都是不知道你怎么样,等回过神来时已经在涉谷线上了……”
  “你家里门锁了吗?”
  怀里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啊!”。和之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肩膀立刻就被报复地咬了一口。和之发出一声闷哼,却依然止不住地震动着肩膀。
  “抱歉抱歉,我这不是没事吗?”
  “和之?”
  “嗯?”
  隆次沉默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
  “你怕坐飞机?”
  “闭嘴。”
  被威胁的男人“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和之不愉快地哼了一声,却没有放松拥抱着对方的手臂。
  “再提这事就杀了你。”
  “知道了,我会趁没人时偷偷问筒井先生的。”
  “喂,真的想死吗你?”
  隆次大笑起来。知道对方已经不再紧绷着肩膀,和之也在隆次看不见的角度悄悄露出了笑容。
  半夜被地震吓醒,一路驱车狂奔到这里,看到自己才能安心,根本还是小孩子脾气嘛。
  真是的。和之摇了摇头,隆次大笑时胸腔的震动清晰地传来,不知怎的,令他感到分外安心。
  “隆次,搬来一起住吧。”

Earthquake Fin.
01. Apology 09/08/01
  S:喂?
  I:隆次?
  S:啊,和之?你等一下——稍等,啊,我离开下,你们继续别管我——
  I:你说什么?你那边太吵了。
  S:我到外面来了,现在怎么样?
  I:好多了。
  S:你晚饭吃了没?
  I:吃过了,你现在在哪儿,在续摊?
  S:还没呢,一次会还没结束,我现在在新宿这边——续摊我不去,会直接回家的。
  I:大概几点?
  S:我看看现在几点……唔,十点左右能到家吧。
  I:知道了,嗯……
  S:和之,真对不起。
  I:……
  S:好不容易你休一天假,我却有比赛。
  I:不,那个……
  S:你明天还可以休假吗?
  I:我明天得回外景地去,最近恐怕都不行了。
  S:……抱歉,我应该在家里陪你的。可没办法——
  I:隆次。
  S:什么?
  I:咳……其实我打电话,是想向你道歉的。
  S:咦?为什么?
  I:其实刚才我游戏玩得太专心,忘记帮你录节目了。
  S:诶?啊,那个没关系,由里应该也会录,我可以看她的。
  I:嗯……不过我去买了你最喜欢的糖渍栗子……
  S:咦?真的?太好了——
  I:然后一个人吃光了。
  S:……哎?
  I:喔对了,还有DQ9,你不是刚玩到中段吗?
  S:……是没错不过……
  I:我已经帮你通关了,主角也练满了。
  S:咦……这么快?不,那我玩什么!?
  I:你可以收集隐藏要素什么的嘛,这一作支线任务多得很。另外关于结局,其实女神是为了考验人类才变成世界树的,她老爸最后……
  S:啊啊啊啊啊别告诉我!!!!
  I:把他们都变成星星了。
  S:……
  I:……
  S:……你说了。
  I:我说了。
  S:……和之?
  I:嗯?
  S:你生气了吗?
  I: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S:因为我不在家啊,你还特地把应酬都推掉了。
  I:……没关系,至少我把DQ9通关了。
  S:……
  I:我是说真的,DQ9挺不错的。不过你做的主角太怪了。
  S:和之……
  I:算了,骗你真无聊。
  S:咦?
  I:骗你的,栗子给你留了。
  S:诶诶?真的?
  I:真的,你给我快回来吃。
  S:那女神呢?那个结局……
  I:那个是真的。
  S:……
  I:我也确实忘了录节目。
  S:没关系……
  I:隆次。
  S:嗯?
  I:你不快回来的话,栗子冷透了我可不管。
  S:嗯……
  I:隆次?
  S:和之。
  I:什么?
  S:就算你没给我留栗子,我也还是爱你。
  I:……你是笨蛋吗?
  S:我是说真的。
  I: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电视声音太响了。
  S:是你把它调响的吧,我都听见了!
  I:闭嘴!
  S:哈哈哈哈哈。
  I:总之快回来!
  S:知道啦,我现在就往回走。
  I:嗯,那一会儿见。
  S:一会儿见。

Apology Fin.

02. Beloved 09/08/03
伊藤英明桑三十四岁生日快乐!!!
  “咦?”
  身边的男人突然发出声音,中尾回头看去,只见伊东正对着自己的手提包,露出愕然表情。察觉中尾的视线,伊东的反应是“刷”地一声拉上提包的拉链。但已经晚了,中尾用了一秒钟思考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便当?”
  知道没能逃过他的眼睛,伊东发出“啧”的一声。中尾兴致盎然地凑上前去,用手肘顶了顶伊东的肩膀。
  “谁做的?”
  “我。”
  “喔,是吗?”中尾“呼呼呼”地怪笑起来。“那快拿出来,让我拜见一下大明星的厨艺。”
  伊东瞪了他一眼。但还是从包里取出了那个据说出自他手的便当。解开深蓝色的手帕,打开浅蓝色双层饭盒之后,中尾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捧着肚子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不、不得了——哈哈哈——伊东你的口味……什么时候——啊哈哈——”
  这次收到的瞪视几乎是恶狠狠的。但爆笑的冲动实在是停不下来,中尾足足用了一分钟,才在伊东警告的目光中,将毫不节约的狂笑克制成不出声音的闷笑。
  “让我看看,炸肉丸,清炒莴苣,虾仁,迷你香肠章鱼——噗……还真是标准的高中生规格——噗哈哈哈哈……”
  你该不会是向未成年少女下手了吧。刚说完这句话便被伊东一巴掌拍在脑后。知道好友已经濒临恼羞成怒的边缘,中尾努力克制住自己继续爆笑的冲动。伊东在他旁边的折叠椅上坐下,用一脸挫败的表情盯着桌子上可爱过头的便当。
  “真是服了那家伙……”
  仔细看的话,肉丸呈现出奇怪的不规则几何形状,莴苣片从平行四边形到三角形无奇不有,章鱼香肠看起来则更像某种随手涂鸦出来的不明生物。不好,看着看着又想笑,中尾快将视线转向休息室的墙壁。
  “伊东先生!中尾先生!”
  来叫两位演员吃午饭的工作人员等了一会儿,才看见休息室的门打开。走出来的只有中尾。对化妆师询问的目光,中尾咧嘴笑了起来。
  “伊东不跟咱们一起吃了。”
  “咦?可是……”
  “放心吧,饿不到他。”中尾一手插在裤带里,一手搭上青年工作人员的肩膀,露出半开玩笑的忧伤表情。“让我们去享受悲惨的单身汉聚餐吧。伊东他已经背叛我们啦。”
  正被某人深爱着呢,那个幸福的混账。

Beloved Fin.

03. Chin 09/08/07
  I:你怎么了?
  S:嗯?
  I:下巴。
  S:喔,这个啊。今天在道场出了点小事故。演示巴投时不小心,被修吾摔了下结实的。
  I:骨头没事?
  S:淤青而已啦。
  I:鉴于你大哥肯定已经教训过你了,押川那边,需要我买凶刺杀他吗?
  S:哈哈哈哈,我也没让他好过,他的背现在肯定很惨。
  【半小时后】
  I:很疼吗?
  S:咦?
  I:下巴。
  S:还好……我以为你在看报纸。
  I:显然我确实在看报纸。
  S:你没在看报纸,你在看我,有三分钟了。
  I:我是在看某个笨蛋下巴上的贴布。
  S:真的没事啦,只要吃饭时小心点……
  I:……
  S:……和之,只是为防万一,你千万不要真的买凶刺杀修吾。
  I:唔?
  S:因为你表情有杀气……
  I:笑话说得不错,哈,哈,哈。
  S:真的已经不疼了,你看。
  I:反正疼的也不是我——好,疼都飞走了。
  S:…………………………
  I:那是什么表情?
  S:谁叫你突然……
  I: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少女幻想着本大爷的吻呢。
  S:我还以为你的家庭主妇粉丝比较多——痛!
  I:哎?碰到你下巴了?我看看。
  S:不是下巴,是被你打的后脑勺,别紧张。
  I:谁紧张。
  S:我爱你。
  I:你当然爱我……好啦我也爱你——所以你可以把电视让给我吗?
  S:虽然我爱你但休想。
  I:啧。

Chin Fin.

04. Dinner 10/01/12
  佐藤家的餐厅静悄悄。
  隆次借着将豆放进嘴里的机会,偷偷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母亲。佐藤家的女主人正伸手去夹一块莲藕,察觉次子的目光,就抬起头来。隆次连忙低头扒饭,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心虚。
  电视里红白正快到高潮,演歌男星一点也不顾虑跨年夜的场合,一首《北酒场》唱得十足悲情。锵锵锵的伴奏更加凸显出没人说话的尴尬气氛,隆次抓起遥控器,随手换了个台。
  “下一组上场的是……哦哦!这次是伊东和之先生做主将吗?”
  突然出现的名字让隆次差点把豆吞进气管里去。一回头就看见男人对着镜头比着胜利手势,英俊面容笑得桃花乱飞,惹得台下女观众一阵尖叫。再回头正好对上母亲的目光,还没等真正对视,隆次就败下阵来,求助地看向坐在母亲身旁的父亲。
  但佐藤教隆在对上次子的目光时却怔了怔,也不知道到底明不明白隆次的意思。隆次拼命使了几次眼色之后,教隆这才伸手夹起一只虾,放进隆次身边的男人碗里。男人抬起头,对为自己夹菜的教隆露出个笑容。
  “谢谢伯父。”
  “不不,没什么,别那么客气,教隆连忙回答道,“伊东先生平时很忙吧,”
  “最近还好。”和之的声音还是永远都带着点笑意,但隆次却听得出,身边的男人正在紧张。“您叫我和之就可以了。”
  “啊好,好,和之。”教隆顿了顿,然后呵呵地笑起来,“还真不太习惯。”
  “哪里,真不好意思。”
  客套过后,餐桌又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像救火队员一样,教隆英勇地继续说道:
  “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跨年节目是预先录好的啊,怪不得经常看到有明星会一下子上好几个台的晚会。”
  “各台的情况都不一样,有的人是录好一家,去另一家的现场。也有人真的是直播两头。”
  “说起来,伊……和之去年也上了两台晚会吧。”
  “说起来真惭愧,那两台节目都是录的,去年我是在老家过的年。”
  一轮对话过后,餐桌上又恢复了暗潮汹涌的寂静。寂静中只听见电视里不知发生了什么,观众们爆发出一阵欢呼。
  “好,那么首先轮到这一轮的胜出者。伊东先生,请问您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新年吗?”电视里传来的男人声音带着半真半假的笑意,比实际上听起来稍微低沉一点,“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够结婚吧。”
  女性观众“呀——”地又尖叫起来。隆次有点局促地在椅子上移动了一下。
  “锵锒”
  佐藤贵子放下了筷子。隆次吓了一跳,身材娇小的女性抬起头来,直视着坐在她对面的和之。
  “话说在前头,我仍然不支持你和隆次的交往。”
  “妈——”
  “隆次你别说话。”
  被当年威震道场的佐藤家女主人那么一瞪,隆次立刻条件反射地乖乖闭嘴。
  “说思想保守也好,什么都好,再怎么说,&#你们的关系都不是可以轻松得到整个社会祝福的事情。但隆次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为了柔道以外的事情而露出那么认真的表情。我是以一个母亲的身份问你,伊东先生,你对我儿子是认真的吗?”
  和之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隆次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恋人脸上的表情,就听见和之答道:
  “我对隆次是认真的。”
  男人的声音很慎重,紧张得甚至有点抖。隆次的脸刷地一下红了起来。尽管情话什么的也说过无数次,但他可并没有期待过这种当着父母家人面的直接告白。
  贵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和之的脸。过了一会儿,这才低下头,重新拿起筷子。
  “那就好,吃饭吧。”
  这句话一说出来,隆次看见父亲跟自己一起松了口气。教隆偷偷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对仍没拿起筷子的和之说道:
  “我家的犬子,今后就要拜托你照顾啦。”
  这这这又是什么台词!?隆次瞪了眼笑眯眯的父亲。谁知身边的男人立刻便向后挪了挪,郑重其事地低下头去。
  “是,请将令郎交给我。”
  喂喂喂喂喂!这是什么对话!?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嫁女儿的场合啊!
  “快吃饭。”
  贵子命令道。教隆立刻一口令一动作地拿起筷子。坐在母亲另一侧的长男贵司推了推眼镜。
  “妈也真是的,昨天写俵箸时,不是也准备了伊东先生的份吗?”
  咦?隆次愣了愣,看向坐在对面的母亲。贵子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长子,脸上看不出表情。
  电视里的综艺节目仍然热热闹闹,只听见司仪的声音在一片嘈杂里大声喊道。
  “大家的愿望一定可以实现,伊东先生,来年你一定能够成功结婚,届时要请我们去喝喜酒才行喔!”

Dinner Fin.

comment

to蛋君
抓住蹭~我们真是心有灵犀XDDDD
我虽然填坑慢但大体上很少弃坑?(罗珊娜不要吐槽我!OTZ
2010/01/14 13:06 | URL | M [ 編集 ]

哦哦哦其实上次看到那个H就在想这个什么时候再更新来着
马老师是善解人意的人!
2010/01/13 19:30 | URL | 蛋君 [ 編集 ]

默默地扭头,我最近完全已经向着躺倒不干的真废柴发展了OTL
人生志向是要做只看不写的霸王!(滚)
2009/08/10 16:40 | URL | 蛋君 [ 編集 ]

to 喵卡
您真糟糕(<-咦?
2009/08/08 20:26 | URL | M [ 編集 ]

我喜欢第三篇啊!!!男人是不可以让出电视的主动权的吖!
2009/08/08 17:34 | URL | 喵嗷嗷嗷嗷☆ [ 編集 ]

蛋君你真善良TAT
快去写杨殷!(不要思路跳跃好吗!?
2009/08/08 10:45 | URL | M [ 編集 ]

于是我真热爱这种温馨生活细节系,好萌XD
默默地蹲着等平坑。。。
2009/08/05 00:27 | URL | 蛋君 [ 編集 ]













←来说悄悄话吧XD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itomayuki.blog39.fc2.com/tb.php/264-fff882e8

五湖废人马由纪

Mayuki/平雪下

Author:Mayuki/平雪下



战友:
♡ 推倒蝙蝠大聯盟 ♡ Way of the Warrior - the last samurai fanlisting

口胡分类也是无用!

日日废言

吐嘈要有爱!

虫洞对面的卫斯理



搜索其实只有我在用吧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